小当时_乍见之欢

EC一生推 鲨美顶天立地

当时只道是寻常。

[X-Men] [EC] Your Fault (下)

太可爱了呜呜呜

葆蘿小姐:

「Charles,你的新朋友?」金髮美女抬起下頷指了指Erik離去後關上的門說。


「只是個普通的新客戶。」Charles說,「茶?」


「茶很好,謝謝,」她興高采烈的說:「那真是太完美了!幫我用系統查他的電話,我要約他來我們的聯誼會。」


「Raven,你知道就算你也是員工,我還是不能剽竊銀行客戶的個資給不同部門的人使用。」Charles皺起眉說。


「少跟我裝蒜,Charles,我剛剛看到你給他名片了。」


「我給客戶名片是很正常的事。」


「你不會給『普通』的銀行客戶名片。」


Charles轉過身來嚴肅地盯著她,Raven跋扈的甩了甩頭髮,大有「怎麼樣?來打架呀!」的氣勢。他們對峙了幾秒種──然後Charles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這小賤人。」Raven用寵溺的語氣說。「我猜你早就把他的電話號碼輸進手機裡了。」


「總有些外國人在英格蘭容易被鎖卡,我是正當使用客戶資料。」


Raven原先還十分響亮的笑聲忽然沒了,她沉默了好一會兒,Charles看著她嘴角的弧度慢慢拉成一條直線,心裡暗叫不妙。


「Charles,噢──!」Raven嘆氣道,「你正在逼我往上呈報這件事情。」


「什麼?」


「客戶通常是大量在網路上訂購商品後才會被鎖卡,這男人剛開戶,還是個外國人──說明了鎖卡這件事──非常有可能、是你幹的。」Raven語氣平淡的說。


Charles的影印紙一個沒拿好,差點全部散落在桌上。


「我沒有──」


「當然我也有可能誤會你。」Raven自顧自地說。「我們只需要查一下他被鎖卡是系統或是人工判定的,如果是人工,查出是誰放行的,還原整個流程,就能還你清白。」


Charles面如死灰的閉上雙唇,打消了繼續解釋的念頭。


「但是我們可以和平解決這個的。」Raven充滿暗示的說。


Charles恨恨地咬了咬下唇:「我不會告訴爸媽妳房子買好了的事情。」


「還有承認Hank是你未來的妹婿。」


「這太超過了。」Charles抗議道。「我只能答應妳不打斷他的鼻子。」


「好吧,」Raven意外的沒繼續堅持。「那換成一年份的嬰兒奶粉。」


Charles僵住了,他的視線移往Raven穿著緊身洋裝卻依然平坦的腹部,覺得口乾舌燥。


「已經確定了嗎?」


「你以為我為什麼現在來找你?」Raven開心的宣布:「一個月了。」


「我現在想收回不打斷他鼻子的這個承諾。」


「噢,Charles。」Raven溫柔的笑了,她使勁揉弄Charles梳理的一絲不苟的頭髮,彷彿自己才是比較年長的那一個。


 


***


 


Erik有點不安。這裡是吉諾莎生技公司的會議室,長的驚人的木質橢圓會議桌邊坐滿了他以前帶的研究團隊,面前的執行長滔滔不絕地在陳述交接的重要性。他一下飛機趕往公司後,就發現這其實是個根本不需要他返國的問題,只要被上司嘮叨一下、交代好新人程序,事實上他完全可以自由自在地把這次回華沙當作放假。


他不安的點在於,向來以專注工作自豪的他,這幾天卻一直不斷想起某個年輕漂亮的銀行經理,甚至無法按奈住衝動偷看自己在桌子下捏著那張名片的手。


「有問題再跟我聯絡。」名片上彷彿有個聲音誘惑的說。


Erik整天都渾渾噩噩的完成了工作的事,然後忽然發現他一點兒也沒有回到家鄉的眷戀感。也許是因為他在國外待的還不夠久,也可能是因為母親過世之後,他在波蘭就沒什麼親近的人了。然而,這一切都萬萬不該讓他有那麼強烈的慾望訂下隔日一早就飛回倫敦的機票。


Erik不得不喪氣地承認,他可能,落入一見鍾情的陷阱裡了。


倫敦的天氣如同傳聞中的那般糟糕,Erik兩次下飛機都碰上了綿綿細雨的日子。雖然氣溫還沒有像華沙那樣低的瘋狂,但Erik拖著行李的手指被雨水打濕後,配上颼颼冷風簡直疼得像被什麼東西鑽入心臟。


確實有什麼東西鑽進他心臟了,這時Charles那張臉又不請自來的在他腦海中冒出。只見過一次面的人不該這麼容易記住長相的。Erik為自己橫生的詩意感到驚恐,他過去聽說經常細雨濛濛的倫敦被不少人視為一種浪漫,現在他有點兒理解那是什麼意思了,只是沒想到這種浪漫還伴隨著痛苦。


在回到家之前,他忍不住先躲進了一間咖啡館取暖。他點了杯熱濃縮黑咖啡,望著窗外無可救藥的天氣,卻不知道為什麼嘴角慢慢的翹了起來。


他想,倫敦還是有他迷人的地方。


然後Erik就看見迷人的原因也走進了這間咖啡館。他睜大雙眼,聽見Charles點了份火雞帕尼尼和熱拿鐵,糖要加四顆。接著在他還來不及反應的幾秒鐘內,轉過身尋找座位的Charles就看見了他。


天哪。Erik暗暗咬牙。他剛下飛機,還被風雨弄得狼狽不堪,誰會像他這麼倒楣在這種情況下遇見心儀的對象?在Charles點餐的時候,他就該當機立斷衝進洗手間裡檢查一下自己的狀況的,但是該死的,在看見那雙美麗的眼睛和紅唇後,Erik基本上就是個木頭人了。


「Erik?」Charles驚喜的喊道,他穿越四散各處的椅子和桌子的動作如此輕巧,像跳舞一樣。「你不是去波蘭嗎?這麼快就回來了?」


他使用了「去波蘭」和「回來」等,表示Erik所歸之處在倫敦這種與事實不符的語法,但Erik竟然覺得聽起來很溫馨。


「恩,」他說謊,又一次。「只是個小事情,倫敦這兒需要我立刻上任。」


Charles用欣賞的目光打量他,Erik在對方伸出手舉高到他頭髮附近時下意識的閃躲了一下。被Charles無視了,他潔白細緻的手指替Erik捋了捋正在滴水的瀏海,一個堪稱親密的動作。Erik直愣愣的看著他透亮的藍眼睛。這會代表什麼嗎?或者是Charles一直都習慣跟陌生人有這樣的近距離接觸?


「看得出來十分緊急。」Charles笑吟吟的說:「瞧你奔波的。」


「這不公平。」Erik說,「我剛被三種以上的交通工具折磨,而你剛從一個暖氣房裡走進另一個暖氣房。」


Charles愉快的舔了舔嘴唇,那讓Erik的心臟受到重擊──噢,看來是他的壞習慣。這時店員喊了Charles的名字。Erik看著他步伐輕快的取回餐點。我該怎麼約他出去?他慌亂地想著,這是個難得的機會,誰知道下一次巧遇Charles是什麼時候?


「嘿,Erik。」Charles捧著他的、讓Erik一想就胃痛的熱拿鐵加四顆糖說,「人永遠不應該把工作擺在第一位,我很意外你到華沙後,沒抽空個一天陪家人或朋友。」


「我的雙親過世了,待在英格蘭和慕尼黑的朋友可能比待在華沙的還多。」Erik淡淡的說。


「噢,抱歉。」Charles轉著杯子說,「女朋友呢?或是她跟著你來倫敦了?」


Erik定定地看著他,嘴角浮現微笑,他現在相當肯定Charles在套話了。


「我沒有女朋友,也不是特別熱衷。」他含糊地說,觀察Charles的反應。「男人更好一些。」


Charles周身都亮了起來,他顯然極力在克制自己,潔白的牙齒輕咬著嘴唇內部不要笑開來。我該約你。Erik想著,你在暗示我約你,是不是?


「Charles,我想──」


Erik才剛開口,就被一陣手機鈴聲打斷了,他挑起眉毛,看著Charles抱歉的對他眨眼,從西裝內袋中掏出手機,一接通就被一串緊張的女性聲音淹沒。


「經理,你在哪裡?」


「我正在吃午餐呢,怎麼了?Jean?」


「你可以回來支援一下嗎?」女孩的聲音聽起來急得快哭了。「是恩沙巴奴爾,他又來找碴了。」


Charles嘆了口氣。


「我馬上回去。」


他切斷了電話,拿起咖啡像喝啤酒一樣一飲而盡。接著站起來。


「真是抱歉,Erik。」Charles說,他捧著還沒吃完的帕尼尼。「恐怕我必須結束這段愉快的偶遇。」


「沒關係。」Erik說,這次沒費心去掩飾自己的失望。「聽起來是很緊急的事情。」


「一個麻煩的大客戶。」Charles無奈的聳聳肩,「誰教我在服務業呢?」


Erik給了他一個同情的微笑。看著Charles走到櫃檯結帳,並請店員幫他包好了他幾乎只咬了一口的帕尼尼。


恩沙巴奴爾,Erik遷怒的想著。這名字我記住了。


 


***


 


過了五天,Charles沒再見過Erik。這其實沒什麼大不了,普通人本來就不會時常跑銀行,卻讓Charles沒來由的一天比一天沮喪。而他驕縱的妹妹肚子也一天比一天大,這讓他有些暴躁。他大概不小心把上一句話說出來了,因為現在Raven正在對他翻白眼。


「我的肚子才沒有大的那麼快。」


「它大起來的速度就跟妳長大的速度一樣快。」Charles有些感傷的說。


「你能不能別聽起來像個老頭?」Raven嫌棄的說,「剛剛的事還沒說完呢,你在咖啡館遇到Erik,然後就被叫回分行了?」


「是的,只是因為恩沙巴奴爾又來要求低一點的利息。」Charles悶悶地說,「合約都簽了,還是天天來囉嗦,偏偏我們又得罪不起他。而且從那之後我就沒再見過Erik了,恩沙巴奴爾肯定是個帶來壞運氣的人。」


「我聽起來一點兒都不難呀。」Raven懶洋洋又火上加油的說,「你單身,他單身。你對他有興趣,他對你有興趣。你們只差買保險套而已?」


「Raven,這裡是銀行!」Charles斥責道:「注意一下妳的用詞,還有我只見過他兩次,火箭的速度也沒這麼快。」


「出自濫用職權害無辜外國帥哥被鎖卡的分行主管。」Raven諷刺的說,接著她又像是不忍心看自己的哥哥如此意志消沉,伸手拍了拍Charles的肩膀。「Charles,你有這麼多資源,有什麼好擔心的?你永遠可以──再鎖一次他的卡。」


「次數太多會變成客訴的,最後還是我被扣分。」Charles無精打采的說。


「你只要在客訴之前,把他變成你的男朋友就好了。」


Charles正要消極的告訴Raven,她把一切都想的太容易,這時他的辦公室門被敲響,Jean走了進來。


「你好呀Raven。」Jean略顯尷尬地打了招呼,接著看向Charles,欲言又止。


「我沒什麼不能讓Raven知道的。」Charles攤開雙手說。


「那個ErikLehnsherr在大廳,你交代過要通知你。」Jean說,「他又被鎖卡了。」


Raven向Charles投去一個「真有你的」的讚賞眼神,Charles茫然的對她搖頭,表示這次並非是他的錯。


Raven看起來完全沒採信他的肢體語言,輕快的跑過來親吻他的臉頰,表示自己該回總行繼續下半天的工作了。在她走後,Charles跟著Jean來到營業廳,Erik一臉疲憊地站在那兒,Charles暗自思忖著為什麼他不管多落魄多凌亂,看起來卻還是那麼辣,穿著一件簡單的棕色皮夾克就像在走伸展台一樣。Raven是對的,他想。我隨時可以再鎖一次他的卡。


Erik轉過身來看見他時,露出一個淺淺的,看起來有點可憐的微笑。


他們心照不宣的進入Charles的辦公室,Erik像個犯人一樣乖乖交上了自己的簽帳卡和所有證件。Charles差點要跟他說「不必了,我直接幫你解鎖就好。」但是銀行的流程無法省略,只要Erik有通報紀錄卻沒有留存文件,稽核就永遠有辦法找出所有錄音和錄影檔來證明Charles犯的錯。這樣他努力經營和稽核的關係的苦心就白費了。


「這次又急著飛去哪兒呢?」Charles打趣的說。


他打開系統,輸入Erik的卡片資料查詢,然後愣住了。


「你不是簽帳卡的功能被鎖住。」他疑惑的望著螢幕,「在網路銀行輸入密碼錯誤達三次?」


「沒打算瞞你到最後。」Erik交疊著雙手,看起來有些緊張。


「你確實知道這只要去提款機就能解鎖了吧?」


「是呀,」Erik狀似輕鬆的回答道,但指關節微微泛白。「但是這樣我就不能再見到你了。」


Charles猛然抬起頭看著他,Erik察覺他的反應,好像忽然膽怯了,他嚼著那雙薄薄的嘴唇,囁嚅著說:「抱歉──我知道這造成你的困擾──」


「你故意把自己的卡鎖住?」Charles問。


Erik現在像個真正的犯人了,他的眼眶四周迅速泛起皺紋,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呃,是的。」


「這是你的錯。」


Erik臉色慘白的望著他。


「你第一天到銀行來開戶的時候,也穿著這件棕色夾克,還有黑色高領衫。」Charles沒頭沒腦的說。


「──什麼?」


「眉頭皺的像要打結一樣,你分明不喜歡倫敦。」


「那只是因為我剛搬來很累而已。」Erik虛弱的解釋。


「我好幾個行員都跟我抱怨你脾氣暴躁,不願意遵守規定,」Charles沒理會他,逕自說道:「可是我好想再見到你。」


Erik愣住了,用一種驚喜而困惑的眼神想探問,但Charles沒給他機會開口。


「於是我──交代行員,在你的卡片上做特別註記,第一次刷卡就會自動鎖卡。」


Erik微微張開雙唇,直勾勾的盯著Charles,後者的臉頰有些發燙。


「然後你來了,對我施魔咒,近距離下你怎麼會更好看呢?」Charles低聲說道。「這都是你的錯。」


他聽見笑聲,抬起頭來,坐在對面的 Erik咧開嘴笑了,那張帥臉瞬間變得無比傻氣,可愛的Charles心都揪了起來。


然後Erik冷不防湊過來吻了他。


他吻起來是倫敦的雨水和華沙的菸,這非常短暫,讓Charles無暇再去辨別是否還有風的味道。Erik輕輕的蹭了一下他的嘴唇就退開了。


「都是我的錯,」他對臉紅到想就地找個洞鑽進去的Charles說,「為了表示歉意,你願意讓我請你一杯咖啡嗎?」


 


The End.


這叫哪門子甜文啊,我到底在寫什麼!(抹臉)


感謝各位看完(忍耐)這篇拙作,我還是去寫我的葆蘿文好了

评论

热度(176)

  1. 小当时_乍见之欢葆蘿小姐 转载了此文字
    太可爱了呜呜呜